林清音齐洛城全文免费

http://vhebiao.cn/2020-07-31 11:05:09

《》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林清音齐洛城,这里提供林清音齐洛城小说阅读,绮户春小说讲述了当年,永昌侯前来求娶,也不外乎是看上了这一点。作为三皇子的表弟,自然想要在夺嫡之事上出一份力。

《绮户春》精选:

说起这位姑姑,也是旁人口中好福气的人。

她进宫时,元皇后正病重,没多久就撒手人寰。没过多久,就才人一路晋升到了贤妃,三年前才被封为贵妃,只待产下子嗣,皇贵妃之位也是唾手可得。由于中宫之位空缺,她这位贵妃娘娘便暂代皇后之责,可算得上是后|宫中的头一份了。

当年,永昌侯前来求娶,也不外乎是看上了这一点。作为三皇子的表弟,自然想要在夺嫡之事上出一份力。三皇子生母早逝,需要有一位能够替他说话的女人,而林贵妃由于没有子嗣,便成了最好的选择。

“我瞧着你,方才对碧波,似乎有些冷淡?”冷不丁的一声问,将她从恍神里拉出来。

在自己母亲面前,自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但重生之事,太过天方夜谭,说出来也只会叫人觉得自己疯了。林清音就随口说道:“我就是不大喜欢她太过喧闹的性子。”林夫人呵呵的笑,摸摸她的头,“不喜欢归喜欢,但姐妹之间不和气,也叫外人看笑话。”话锋一转,若有所指的加了一句:“嫡就是嫡,庶就是庶……”言外之意,是叫她不要和林碧波计较太多吧。

眼下林清音并不想和林夫人纠缠林碧波的事情,最要紧的还是林贵妃之事。

她清楚的记得也就是在生辰后不久,林夫人进宫一遭,而后她和永昌侯的婚事便定了下来。但现在,八字还没一撇,也不好大刺刺反对的,只好顾左右而言他,“母亲也有好些日子不曾进宫了,怎么这次忽而想起要进宫拜见了?”

“娘娘身子有些懒怠,我正好进宫探望。”林夫人目光微闪,面上笑意不减,“你可有什么话托我转达一声的?”林清音心念微动,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母亲,我有好些年不曾见过姑姑了,甚是想念,也不知是否便宜见我一面……”有些话,唯有当面说一说,才有效果。

林夫人的眼睛眯了起来,伸指点在她额头上,“你又打的什么主意?宫中可不比府上,更该慎言慎行才是。”“娘可是忘了,我如今已是十四岁了,哪能如孩童一般胡闹的?”林清音就拉着林夫人的衣袖央求,“姑姑身子不爽利,又是一个人在那宫闱中,想必也是孤单的,我若能陪她说说话,说不准就好些呢?”

一席话说的林夫人微微颔首,更何况这是女儿难得的要求,也就没有直言拒绝,“我可以向娘娘说说,你也别太放肆了。”林清音心中一喜,忙不迭点头,“母亲放心,我省得。”说着,便靠在她身侧,“也不知姑姑喜欢什么物事,到时候也好带进去的。”

闻得此说,林夫人默然想了一会儿,才笑道:“旁的也就罢了,我们院子里那棵石榴树是娘娘亲手栽下的,每逢进宫必要问问石榴结果没有,只是可惜现在也只是六月初,尚不到结果的时候。”

石榴树结果得在九、十月份,现在一眼望去,也只见红彤彤一片的石榴花,繁花怒放,色艳如火。浮在半空中,和蒸霞似的。

林清音不觉心中一动,却并不挑破,“怎不见父亲和大哥?”“康亲王遣人来寻你父亲去避暑,至于你大哥,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可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林夫人提起这事就头疼,“成日里不着家,几时给你娶个嫂嫂才好。”

林清音微汗,“大哥尚未行冠礼,倒也不用那么急……”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口传来活泼的男子的声音。

“我可来晚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可真是说曹Cao,曹Cao就到。”母女二人对视一眼,相对而笑。

林夫人脸上,绽开了大大的笑容,嗔道:“早上哪里耍去了?今儿个是你二妹妹的生辰,莫不是忘了罢?”“不曾忘不曾忘。”一边说着,一边迈过了门槛。来人正是林清音一母同胞的长兄林远攸,腰悬白玉佩,足着青色袜,上有金饰物。头上裹着皂色头巾,一双狭长的凤眼熠熠生辉,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

他手里捧着一方匣子,朝着林夫人弓了弓身子,才递到林清音眼前来,“瞧瞧,喜不喜欢?”瞧着他神神道道的,便知这匣子里必是不可多见的珍宝。林清音小心翼翼的扭开了上头的小锁,掀开了匣子。

“这是天目瓷!”不由自主的低呼了一声,林清音眼里已泛起了水光,“大哥你还记得我喜欢……”这茶盅是天蓝色釉,天目瓷本就极为少见,天蓝色釉更是难得,可见得林远攸花了多少心思。

现如今,这种瓷器可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正因为这样,才更显珍稀。林清音上次跟着林夫人去黄家做客时,曾经见过天目瓷,十分艳羡,回府后不免就感叹了几句,却不曾想林远攸一直将此事搁在了心里。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他的大手搁在了她头顶,胡乱揉了揉,“好端端的,怎么眼睛红了?”林清音不好意思的掏出帕子拭了拭眼角,别开头去。“快坐下来,外头天热,把罩衫脱了罢。”见着子女和睦,林夫人心中欢喜,笑问:“这天目瓷可是好东西,花了不少银子吧?”

“银子都是小事,只要妹妹高兴就好。”林远攸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这天可真热,还是母亲这里荫静一些。”林夫人一扬手就命人端了冰镇西瓜进来,“……也去去暑气。”

薄薄的西瓜像小山一般,立在黑釉的盘子里,咬上一口,甜津津的。

林清音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下的形势,稍有不慎,就是无力回天。想要扭转那悲凉的结局,并非易事。“想什么呢?”林远攸放下瓜皮,自丫鬟手中接过软巾细细擦拭双手,白皙修长的手指就在她眼前晃悠。

林清音看着他俊朗的脸庞,一阵出神。

前一世林家败落,林远攸作为嫡长子首当其冲,结局很不好。

这让林清音越发坚定了心中的念头,无论如何,这一世,她也要守护这个家,守护她的家人!


长沙管道疏通 http://131911.shop.lieb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