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Go火到疯狂 但策划它的天才却被我们忘却

http://vhebiao.cn/2020-08-01 21:43:11

超级IP,AR,社交,如果在一个星期以前你还想不出把这些概念组合在一起会构建出什么产品,那么现在我们都知道了,这个产品大概就是现在Pokemon Go的样子吧。不过,令Pokemon Go火爆的也许不仅仅是AR,任天堂一以贯之的对游戏精神的理解或许才是其成功内核,而这又是一年前今天去世的岩田聪所留下的最大精神遗产。

最近,这款由任天堂、Pokemon以及Niantic联合制作的Pokemon Go手游在欧美火了。这款基于AR(增强现实)+LBS 技术的手游自上周在澳洲、新西兰和美国上线后,仅用一天时间就登上免费手机应用下载首位,一时之间,玩家疯狂,游戏服务器多次崩溃,游戏的日活据说就要超过Twitter:

甚至各种因为游戏导致的人身伤害事件报道也接踵而来:

一时间各种媒体讨论劈天盖地,大家都在研究Pokemon Go的成功是否可以复制,尤其是在VR略显疲乏的行业背景之下,AR是否能够率先取得成功,更成为热门的讨论话题。

Pokemon Go的火爆少不了几大因素的共同作用:

Pokemon几十年来积累了亿万级的粉丝,使得Pokemon Go一出生就带着超级IP的光辉;

Niantic的AR经验与LBS技术加持:这家最早从谷歌内部创建的公司,在之前就推出过技术宅版的Pokemon Go——AR游戏Ingress;

Pokemon Go游戏继承了任天堂游戏的伟大光荣传统,重视游戏的娱乐性与参与感,to catch,to trade,to play together,让这款游戏虽然是在手机上,却没有失去经典任天堂的魅力。

但如果我们仅仅将讨论限于以上内容,我们可能会犯一个关于Pokemon Go这款游戏的最严重错误:我们忘记了最不应该遗忘的一个人,Pokemon Go背后的真正推手。

这个人就是任天堂的前社长,曾经被称为可与乔布斯比肩的创新者——岩田聪。2015年7月11日,年仅55岁的岩田聪不幸因病去世,今天,恰巧是他一周年的忌日。

Pokemon Go可以说是岩田聪的遗作。在去年9月的Pokemon Go发布会上,Pokemon公司的社长石原恒和说,Pokemon Go项目是在两年前和岩田聪一同策划的,原本岩田聪应该会出现在发布会现场,但现实却只能是发布会上大家对他共同默哀致意。

1、从天才程序员到社长

岩田聪生于日本札幌,青少年的他就十分热爱游戏,并且在业余时间自主编写简单的游戏程序。

高中毕业后,他进入东京工业大学学习计算机,虽然父亲从政,担任过北海道某市的市长,但他却没有子承父业,毕业后即进入为任天堂红白机等开发游戏的HAL研究所,投身游戏软件行业,开始了自己毕生的游戏事业。

岩田聪很快就成为该研究所的主力程序员,《气球大战》、《地球冒险2》与星之卡比系列等几款重量级的游戏,皆有他的功劳。

不仅如此,他在编写游戏之外的管理才能也逐步显现。20世纪90年代日本泡沫破灭,HAL因为房地产投资失败也沦为破产境地,此时任天堂接入,岩田聪则被提拔为HAL的社长,并且日渐受到任天堂的赏识。

2000年,岩田聪被招入任天堂本部,担任企画部部长,两年之后,任职长达52年之久的任天堂第三任社长山内溥宣布退休,而继任者并不是他的女婿,而是这位刚刚进入任天堂两年的岩田聪!

从程序员到空降到任天堂当社长,看似不可思议,却并非偶然。

岩田聪并非天生是那种既懂产品,又懂管理的人才,90年代他担任HAL研究所社长之后,为了把负债累累的公司经营下去,他不得不逼着自己去不断学习,承担责任。

“我当时被任命为HAL的社长,主要的任务是对公司进行改造,那个时候的我对财务等全然无知,我只是一个游戏开发人员,但不得不硬着头皮学习公司运营、财务管理等方面的知识。原因很简单:如果你不学习,公司就会死去,而且除了我之外也没有其它能临危受命的人。这也意味着,我当时不仅要埋头苦干开发游戏,而且要确定该将其投放到什么平台上,以及具体如何营销才能确保最大化的收益……为此我们几乎是通宵达旦。”岩田聪后来写道,而工作记录也发现,仅1995年7月,岩田聪的工作时数就达到了290小时以上——这意味着他几乎每天都在工作,完全没有休息。

2、开启黄金时代

岩田聪接任第四任社长之时,任天堂的业绩并不理想,与索尼公司的PS以及PS2相比,任天堂自家推出的GameCube极具缺乏竞争力。时代在变化,用户对体验的追求在提升,可是丰富的内容,刺激的画面,这些都并非任天堂所擅长,竞争对手的用户数量在增长,任天堂的老大位置不得不拱手相让。

不过,岩田聪认为,与索尼微软进行正面竞争,并非自己的强项,因为这如同军备竞赛,到最后的结果可能只是两败俱伤。

于是,任天堂把重心放在了自己的传统强项——掌机上,希望以此为突破口,打赢翻身仗。

岩田聪认为,用户对游戏的追求并不仅仅是画面,更重要的是体验,而这种体验,可能并不简单需要最崭新的技术来创造,相反,善于利用已有的甚至可能是被认为是淘汰的技术,一样可以制造出不同的游戏体验。这一观念显然是受到了Game Boy之父横井军平“成熟技术的水平思考”理论的影响,而这也成了岩田聪贯穿始终的行事指导。简而言之,游戏不是要好看,而是要好玩。

任天堂的DS就是这一思想的产物。这个在性能上远不及PS的掌机,凭借其出色的用户体验设计,激发了用户的购买欲望,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之后,任天堂又推出了Wii,直接推动了体感游戏的到来。这两款产品推动了任天堂股价在2006年上涨了一倍。

在这一期间,岩田聪的游戏理念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他相信,游戏的针对人群应该是“5岁的孩子到95岁的老人”,因此应该开发最多数人都可以玩的游戏;他提出要快乐游戏,游戏不是让人沉迷,而是要创造对人,对家庭等有意义的价值。这些都以不同的具体方式渗透到了任天堂的游戏与主机之中,让死宅,肥胖等等开始不再成为游戏的代名词,同时也将任天堂的业绩推上了高峰。据统计,2006年4月到2007年3月,任天堂的销售额就达到了81亿,其中纯利润超过了30亿美元。

任天堂的历史

3、卷土重来?

2009年之后,任天堂的主机销售出现了连续下降,公司的恶梦开始了。

金融危机的出现可以算作一个外在因素,但是本身产品并无颠覆性的创新,以及智能手机的出现夺走用户是更重要的因素。任天堂的新产品抓不住年轻的用户——这些年轻人喜欢画质更好,体验更好的游戏,而不断推陈出新的智能手机,成为他们最热衷的游戏平台。掌机落伍了。

岩田聪的理念和当初并没有变化,他仍然坚信游戏的核心价值,相信尽管智能手机及平板电脑“也能玩游戏”,但并不是“专门用来玩游戏的设备”。但是和当年不同,他的观念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媒体对他也是口诛笔伐。

也许是长年的劳累工作所致,也许是公司业绩的压力,岩田聪的身体逐渐恶化,2014年,岩田聪没有出现在他连续十年参加的美国电子娱乐展上,不久之后,任天堂官网公告,他被发现患上早期胆管肿瘤,必须接受手术。一年后的2015年7月11日,岩田聪逝世,享年55岁。

岩田聪被认为是最坚定的手游抵制者,他不止一次的公开批判收费手游和网络游戏毁掉了人们玩游戏的乐趣。与此同时,他也对任天堂开发手游保持着一种谨慎的态度。这种态度往往被认为是他的保守,但是从后来他接受采访的表达可以看出,他最怕的其实并不是手机这种形态,而是担心手机游戏并不能表现他所秉承的那种游戏的精神。

“即将走入智能手机领域,我们的宗旨是不变的,也会保持这个主题,也就是让不同的人都能享受这个游戏,给人们机会去向各种阶层的人传播游戏的价值,从而以游戏为纽带促进人与人的交流。”在去世前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岩田聪如是说。

一年后的今天,即在岩田聪去世一周年之际,Pokemon Go横空出世,让我们不得不猜测这是一种安排好的巧合——以岩田聪最后参与的这款游戏来表达对他的怀念与敬意之情,既合理又巧妙。

Pokemon Go虽然是在手机上进行,但显然仍然坚持着任天堂尤其是岩田聪时代对游戏精神的理解:好玩,让所有人参与,并且拒绝宅和懒惰。只是这种游戏不再是成熟技术上的平行使用,相反则是将先进的AR应用到游戏之中。

从目前反映看,这样的结合到目前是成功的,但未来如何呢,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在历史上,任天堂是最早将VR应用到游戏的公司之一。早在1995年,任天堂就已经开始涉及VR技术的研究,并推出了显示立体影像的游戏机Virtual Boy。但这款游戏遭遇了任天堂历史上最严重的惨败,发行不到一年就草草收场。

不过,这已经是20年前的事了。

笨重的Virtual Boy

“在我的名片上,我是一家企业的总裁。在我的头脑里,我是一名游戏开发者,但在我心中,我是个玩家。”岩田聪曾经如此评价自己。斯人虽逝,但精神仍存。

话不多说了,现在就盼着什么时候我们也能玩玩这款Pokemon Go?


隔墙板挤压机 http://jiaobanji.51sole.com